第9章 bbin宝盈(中国)有限公司----亵渎(1/00)

bbin宝盈(中国)有限公司 !

他们,亵渎别走!亵渎

盛耀日真的生气了!

“你...好,非常好!”成耀日冷哼一声,“一群白眼狼,以后也别指望我救你了!快走!”

盛耀日转身就走!

田园极光、余金阁、唐果面面相觑,紧随其后。

副乡长最纠结。

他想留下来,但是没有机会抓住晶核。

他想去,但又怕离开后有机会抓到晶核。

他的团队成员此刻正在观察他,等待他做出决定。

去不去?

快走。不走就等着得罪盛耀日吧!不走怎么投诉?!

副组长带领他的团队,很快赶上了。

在洞穴内,罗素以为穿过雪地,没有痕迹地,焦墨·云腾兽会露出什么东西。毕竟这是它的地盘,就算封闭了,外界也逃不出它的控制。

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盛耀日和一群人来去自如。

我们.....刚走。

穿过雪地,没有墨角的痕迹,野兽连哼都不哼。

难道,穿过雪无痕墨角的云兽发生了什么?罗素摸了摸下巴,陷入了沉思。

詹穗带着盛耀日迅速离开,来到安全边界。他叹了口气:“上校,失算了!这真是失算了。”

盛耀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。

詹穗笑得很苦涩:“就算你想叫他们由胡泽出去,也要等到他们交上晶核。现在,不是白便宜了吗?”

“晶核?”盛耀日不解,其他三个也是。

詹穗带着苦笑告诉了他们之前发生的事情。

“什么?抓晶核?每天抓一个?而每个晶核的价值都在一万点以上?”

即使盛瑶见多识广,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怪的事情。

詹穗一次次苦笑:“对,他们现在手里有一堆晶核,一个个都是小财主。”

詹遂可以说谎,但是他的五十个人都这么说,所以不能离开。

“怪不得!一个个不舍得跟我们走,原来是因为晶核!”盛耀日此刻全明白了。明白后,他冷笑道:“他们看到晶核打开,还有命拿吗?”

穆极光也冷笑着摇了摇头:“踏雪无焦墨云腾兽踪迹,真是小气。之所以天天被抓,是为了逗他们开心,尤其是等着有一天发作。”

副组长惊呆了: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

余金阁皱了皱眉头,唐果讥讽地摇了摇头:“不是吗?他们为钱而死,不是吗?蠢!”

当代表团副团长看到他们四个人的表情时,他突然松了一口气,感觉很舒服:“我明白了,那不代表我们没有机会抓到晶核,而是赚了小命?”

在展穗的队伍里,那些队员因为没有机会抓晶核而对展穗心生怨恨,现在被这些人拨了一点,突然感觉好多了。

唐果看了一眼盛耀日:“那里有30多人。真的没救了吗?”

盛耀日冷笑道:“能救50个人,真是天大的福分。也可以向医院解释。至于那三十多个人,他们自己都在找死。谁能怪呢?”

成立领导想都不要想,亵渎不做伤害,亵渎找他帮忙?于是,方山带着病体去找魏头领。

可惜魏头领带领人马到林中找,方山扑空。

方山站在辽阔的土地上,一时间不知所措,只觉得一群人被整个世界抛弃了。

苏队长!你什么时候回来?我们需要你!

这是他最深的呐喊。

此刻,罗素似乎听到了队友的叫声,她用铁锹手轻轻一顿。

玩家离开已经十天了。

在过去的十天里,罗素日夜不停地挖矿,她一天到晚都很黑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

因为罗素很清楚,虽然她被允许在雪地里挖走一半的云彩,但是这个魔兽的话不算数,它会食言的,所以,先挖吧!

挖过来是你自己的!

龙趴在地上,还是穿越雪地的无痕墨角云兽。

穿过雪地,焦墨·云腾看着忙碌挖掘的罗素,然后看着快乐地在地上跑来跑去的罗素。它冷冷一笑:“你不应该故意把治疗时间推迟到我的吧?”

罗素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:“不行,我可以专心给小崽治病。”

"小崽身上残留的毒素已经被清除了."透过雪无痕墨角云兽冷笑罗素。

起初,她恳求去。现在,别让她走。人类的确是最贪婪的生物!

罗素知道,穿过雪地的无痕墨角云腾兽这是在催促她走。

“一半还没到?”

走过雪地,没有一丝焦墨的云腾兽冷哼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事实上,该地区的一半已经真正到来,但罗素一直在努力工作,从未找到它。

踏着雪地,墨角云腾兽检查不到幼崽身上的残毒,然后知道幼崽已经完全康复,所以有必要立即赶走这个该死的人类。

但是罗素会被叫走吗?

“要我去,就给我这个!”罗素指着手中的铲子。

这不是普通的铲子,而是被冰雪覆盖的焦墨云腾兽吃掉的魔兽脊骨,罗素打磨后做成这样的铲子。

踏雪,没有焦墨云腾野兽的痕迹,急于赶走罗素,点头:“快点。”

“那就把这些给我!”罗素指着她发现的许多魔兽椎骨。

这些椎骨对踏雪兽来说是多余的骨头和垃圾,但对岛上的学生来说,它们是炼制武器的绝佳材料!

罗素炼剑的时候,材料远没有这么好!

透过积雪,没有墨角的痕迹,脸上布满了云彩和野兽。

罗素笑了:“把这些给我,我马上离开这里。”

“哼!”穿过雪地,没有焦墨·云腾兽带着幼崽进入洞穴的痕迹。

虽然没点头,但也没反对。

罗素突然高兴起来。

她的队友不太擅长武器,所以和学院交换,他们不能用这么好的材料交换武器,所以罗素决定自己制造。

反正她已经陨落红莲火了,淬炼很快就出来了,比学院出品的好多了!

没错!

给学院里的同学,不要忘了初三的同学。

还有二年级和一年级的学生出岛后。

于是,亵渎罗素跑去捡骨头。

把这些血肉拿到外面,亵渎每一个都很贵!

有些小家庭能为了这么一块骨头破产!

但是在罗素...这就像捡柴火,把它们捆成一捆一捆地堆在一起,然后罗素把它们放进空。

然而,完整的脊椎骨并不多,只有几千块,而且没有一块是罗素留下的,但它们都被捡起来了。

之后,罗素又跑向后山。

有个药园!

开始时,行走在雪地上的无痕焦墨·云腾兽喂给幼崽的草药被一捆捆地拉到这里。后来,走雪无痕的焦墨·云腾兽方便了,于是他把这个地方告诉了罗素,并让罗素自己去拔草药。

罗素鬼鬼祟祟地来到万瑶园,看着郁郁葱葱的药草,脸上带着骄傲的微笑。

罗素只是简单地铲除了根源!

把所有的土和草药送到空房间!

如果你得分,她已经做得够多了。她把这些草药种在房间里空,等着以后分发。

反正小熊不吃,也不需要这些草药。罗素会移除所有这些草药,这样小熊们以后就不会来这里捉迷藏了。

这是罗素的官方声明。

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些草药,罗素需要它们,而且越多越好!

穿过雪地,焦墨·云腾·比斯特回到看不见的山洞,完全没有意识到罗素已经搬走了她能搬走的所有东西,并且洗劫了这个地区空。

后来野兽从雪地里出来,就四处看看空空如意。他想喊就喊不出来。

罗素很高兴她的便携式空房间打开了。否则,如果她看到自己搬不回来,也不会憋屈到死。

怀着愉快的心情,罗素愉快地去了大学。

在雪地行走、无痕墨水瓶领域,通讯器是屏蔽的,但离开那个区域后,罗素的通讯器一直在响。

罗素捡起来看了看。很多信息!

他们有几十万!

怎么回事?

罗素还没来得及选择听哪个消息,通讯器又响了。

是阮克。

“队长!船长!队长!”

罗素还没说话,就听到通讯器里传来阮克激动的声音。

“还活着,怎么回事?”罗素知道这不会是一件小事,所以他一边超速回去一边和阮克说话。

软客快点!

“最近发生了很多事!”然后阮科又把打他们的事告诉了副组长,接着说:“自从副组长发了这个信号,就有很多人来欺负我们了。我们不敢出门,有心找老师,老师们却避之不及。”

罗素闻言,眼中闪过一丝冷笑。

他们联合起来一起欺负他们是真的吗?

罗素还没来得及说话,阮克就说:“现在他们诬陷胡泽言偷窃!陷害胡泽言还不够。连方山都在船上。上尉,快回来!不然都被赶出学院!”

“魏组长?让他们这样欺负学生?”对来说,看看魏的领导还是比较靠谱的。

“魏头领带人去森林里找你。”阮克说。

亵渎

罗素点点头:“我会尽快回去的。请与老师联系,亵渎让她把我回来的消息告诉魏头领。”

最后还是要有人坐那个位置,亵渎不然领导说自己不要脸真不要脸。

罗素说要尽快赶回去,果然,她用了瞬移!

花了几天时间才出来,但罗素的眨眼几次缩短了她的速度。

当苏着陆时,审判即将结束。

方山和胡泽言被打得不省人事,手下人都在哭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领导在宣布最终结果:“经审查,方山、胡泽言犯盗窃罪,立即开除——”

“轰!”

一脚踢向薛登云的头骨迎面撞来!

原本安静的四周突然发出一声巨响。

“谁!”组领导抓起踢了薛登云一脚的骷髅头,怒喝道。

门的背光处,一个美丽的影像缓缓出现。

在模糊的夕阳光晕中,罗素从背光处走出来,一步一步走上去,直到他站在领导的对面。

“罗素?!"

“上帝,她是罗素!”

“不是说罗素死了吗?她为什么能回来?!"

“是人还是鬼?”

“鬼是你的头,鬼有影子吗?”

每个人都指着突然出现的罗素说话。

首领睁大眼睛,像卡住喉咙一样盯着罗素!

罗素?!

这个臭姑娘没死?!

苏对做了个引体向上的微笑,仿佛在说,对不起让你失望了,但我还没死。

但是罗素说:“嘿,领导看到我活着回来好像不太高兴?那么,我在森林里的生命危在旦夕,不应该和领袖的建立有关吗?”

这顶帽子扣好了,我立了领导哪里不高兴?

“臭丫头胡说什么?大学生能活着回来,哪个老师会不高兴?”让领导瞪眼。

其余老师也附和:“是啊是啊,活着回来就好,活着回来就好。”

“可是我怎么听说我不在的时候我的队员被欺负了?建立领导,你应该不是故意的吧?”罗素笑眯眯的看着领导。

让领导立即做出反应。这个女生是什么?她为什么要质问他?

"他们偷了东西,现在已经被学校开除了。"立领导毫不客气的摆手。

罗素看着躺在下面的方山和胡泽言,看着他们的后背被打得血肉模糊,心中顿时充满了愤怒!

阮克大叫,“他们没说话!是领导威胁!”

立领导恶狠狠的扫了阮科一眼!

罗素看了一眼领导:“我不知道他们偷了谁,偷了什么?”

代表团副团长詹穗站起来,手里笑吟吟地捧着一样东西:“是追风捉电兽做的匕首!我的宝贝值一百万分!这样的宝贝,他们居然敢偷!”

“一百万分,很多。”罗素充满了崇拜。

副县长冷笑着看着罗素。

周围的人也笑着看着罗素。

罗素转过身看着领袖,突然他的话变得很有道理

严肃冷冷的宣布:“我的队员不会偷东西,亵渎请成立领导观察!亵渎”

领导冷笑道:“你就这样信任他们?”

“我就是这样信任他们的。他们绝对不会偷!”罗素的眼里充满了自信!

“为什么?”成立领导,为大家问一问心中的疑惑。

“因为,一百万分...那是什么?”罗素的声音极其倨傲!

什么?

什么是百万分?

一百万积分!!!那是一百万分!

副局长死死盯着罗素!

他有点后悔,但是他说赃物的价值少了一点。

因为他从未想过罗素会活着回来。

罗素背后有一个晶核,胡泽的和平方沙的晶核放在她身上。怎么能加起来上亿?怪不得她看不上这一百分的东西。

但是你不知道,所以当你听到罗素这么轻蔑地说一百分的时候,所有人都无法回应。

领导冷冷地盯着罗素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罗素淡淡地笑了笑,看着领导:“领导不妨看看他手里拿的是什么。”

就在刚才,罗素拿了一个魔兽头骨,向首领开枪。

领导手里着急,还没扔。

套领导的手。

他一看,脸色立刻变了!

“这是……”领导突然开口了,因为如果是真的,那就太神奇了!

正在这时,魏组长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。他的目光落在罗素身上,看到罗素安然无恙,他松了口气。

罗素也朝他点头微笑。

魏组长的视线很快就落在了李组长的手上。

“喂,这不是踢雪云兽的头骨吗?怎么会在这里?”魏组长三两步冲了上来,试图把东西从李组长身边抢走。

但是首领离他的手很远,他的眼睛仍然盯着爬雪兽的头骨。

是真的!

刚才他用精神力量探测到了。它真的踢到了爬雪兽的头骨!

而这时候,下面的人都微微变色了。

“踢雪云兽?怎么听着这么耳熟?”

"是不是积分榜上价值1000万分的踢雪兽?"

“好笑吗?怎么可能!”

“不信?就是这里,你看,踢爬雪兽值1000万积分!Dzogchen九大行星巅峰魔兽!实力接近人类的境界!”

下面的人都震惊了。

这个,这个.....就在刚才,所有人都看清楚了,罗素是如此的不留情,以至于他把这个无价的爬雪云兽的头骨作为武器扔向了首领。

一千万分值得踢雪爬云!

当然,1000万点指的是滑雪板野兽的完整踢腿,这个头骨值100万点。

“你这玩意哪来的!”成立领袖邓邓邓走到面前。

罗素知道,当他看到领袖如此激动时,他确信那是在踢爬雪兽的头骨。

罗素淡淡地笑了笑:“东西从哪里来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这些东西我有的是。我哪里需要偷什么追匕首?”这个有必要吗?"

“这种级别的宝贝,你有什么?”不要说围观群众不信,做领导的第一个不信!

魏局长也不信。

你玩不了这种级别的魔兽,亵渎就算遇到也不一定能玩下去。罗素实际上说她有很多?

罗素笑了:“说很多就是说很多,亵渎但是如果我拿出来,领导不会回头说我偷了你的吧?”之所以怀疑,是因为以我的实力,怎么会有这么多魔兽尸骨?成立一个领导,你说呢?"

罗素这是直接怕后路给堵死了。

片场领导的脸又青又红。

他不知道方山和胡泽言受了委屈?然而詹穗在森林里被欺负的那么惨。作为他的主人,他偏袒他的门徒。为什么不可以?

立个领导恶狠狠的盯着罗素!

罗素苍白的微笑看着他。

罗素甚至不害怕在雪地上行走而没有一丝墨水痕迹,他害怕树立一个领袖吗?

首领深吸一口气,说道:“我也没有这些魔兽的骨头。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!你怎么证明他们是无辜的?”

罗素笑了。她从空房间里拎出一个破麻袋,放在大厅里,然后开始翻出东西:“这里,这是西凉驹兽的腿骨,这是花斑豹兽的头骨,这是海月青云兽的智骨,这是……”

最终,罗素只是拉了拉麻袋的底部,溅起一片水花,倒出麻袋里所有的骨头。

哗啦啦,地上堆了一小堆。

加上那个破麻袋,看起来像个垃圾场。

但是...

领导的眼睛是直的!

他几乎是双腿跪下,兴奋地摸着骨头。

“神啊,真的是海月青云兽的智骨。这,这是日月的臂骨。这是……”这些魔兽都是九大行星的魔兽,dzogchen好吗?还有几只刚刚九大行星巅峰的魔兽!

他们的骨头很稀有!

因为很多时候,这些魔兽就算被人类打败了,也会在最后时刻自爆!

不仅晶核爆裂,全身的骨头都碎成了粉末,几乎没什么可以保留的。

除非是那种过于超越魔兽的实力,在它还没来得及爆的时候就把它拍死。这样才能保存晶核和骨骼。

现在这里,至少有十几块骨头!

每根骨头都很贵!

搞得领导都快疯了!

他抬起头,用一种非常,非常,非常奇怪的方式盯着罗素。

“你从哪里来的这些骨头?”领导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。

罗素淡淡一笑,看了看詹穗,又看了看头领:“哦,这些骨头都是以前胡泽和方山的,都藏在我这里。”

“什么?是方山和胡泽言吗?”

“这些骨头的价值...难以想象。其实是方山和胡泽言吗?”

“真好笑!如果手里有这么贵的东西,他们怎么能偷副乡长的东西?”

“那么反过来可以证明,他们两个没有偷副乡长的追匕首?”

“你说,这些东西真的会属于罗素吗,罗素为了救他们故意说这些东西是他们的?”

“你知道这些骨头值多少分吗?!你见过一个队长为了救队员愿意付出这几千几十亿分的吗?嗯?”

亵渎

我真的没看过...

所以这句话堵住了大家的沉默。震颤性精神错乱(Delirium Tremens的缩写)

罗素听着人们的声音,亵渎眼里闪过一丝微笑:是的!亵渎

什么都不需要辩解,什么都不需要证明,拿出绝对财富砸死他们就行了!

方山和胡泽言都是等一会儿的秋天...

他们什么时候有这些珍贵的骨头?这些是船长的...

一想到船长为他们所做的一切,他们都默默地低下了头。

有的嗯,不用说了,记在心里就好。

罗素一边和领导说话,一边把倒好的骨头一根根放回麻袋里。

把骨头放回去,领导的心在流血!

这些骨头...他也想要,好吗?他缺剑,需要用这些骨头,和老虎一样厉害!

罗素终于抓住了领袖拼命抓着的智慧骨。

套领导不肯放手,死死拖着。

苏落朝领导笑了笑,笑容里满是嘲讽。

首领只能松开手,把它还给原来的主人。

罗素把装满骨头的麻袋放在方山和胡泽言面前。“这些东西现在都还给原来的主人了。带他们回去。”

“谢谢你,船长。”两人反应很快,立即拜谢罗素。

罗素挥了挥手。“这只是为了保存它。发生了什么事?哎,对了,听说你偷了几把追匕首。你疯了吗?把金山银山放在家里,跑出去扔几个硬币?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下面一群人咳嗽。

的确,既然方山和胡泽言手里有金山银山,他们还需要跑到外面哪里去偷点硬币,被打死,差点被逼退学?

罗素的话是在领袖面前诞生的。

因为如果不是方山和胡泽言的脑抽,就是詹绥里领导的脑抽。

组组长立刻被噎得透不过气来。这个臭姑娘好气人!

罗素的反对派领袖淡淡地笑了笑:“我的两个球员都很聪明。我回去好好养养他们,就懒得教训领导了。”

说完,罗素眨眨眼,阮科这群人全都冲了上来,太多的厨师抬着周华和胡泽言就要离开。

但是,副乡长咽不下这口气。

凭什么啊?

为什么罗素一回来,形势就要逆转?凭什么她什么都没问,就能洗脱两项罪名?詹穗说他不肯收!

“给我站住!”詹穗冷冷一笑!

“哦?詹似乎有意见?”罗素微笑着看着军团的一名副县长曜。

副班长,别惹我。我劝你不要...

然而,代表团的副团长没有感受到罗素的好意。他走到每个人面前,拦住他们的去路。他嘴里是训斥: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?”你的领导是谁?眼里有没有自卑或者优越感,有没有老师?!"

很多人被詹穗的气势吓住了,愣住了。

然而,却笑了:“詹,你在干什么?这是彻底的调查,对吗?好吧,那么,让我们休息和休息。偷一把追来的匕首,嗯?来,证人证据出来,我来核实核实。”

罗素眼角眉梢带着嘲讽的微笑。

请访问隔壁老王手机:

在证明方山和胡泽言没有动机之后,亵渎她想看看詹穗是怎么栽赃队友的!亵渎

詹穗冷笑着把艾晨往前推:“艾晨就是最好的见证!他是胡泽言最信任的人。你还能相信他说的话吗?”

围观群众点点头:“的确,艾晨的确是胡泽言最信任的人。”

“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,我可以证明这一点。”

"艾晨站出来指证胡泽言,真是令人信服."

每个人都表达了自己的信念。

但是罗素用一种非常...神奇的眼睛。

这个人,他怎么敢站出来?

果然,胡泽言的手下纷纷辩解:“艾晨早就背叛了我们队长!”

“艾晨是个叛徒。你怎么能相信他说的话?”

“艾晨,你无耻!你先背叛了队长,现在又落在队长后面。你和队长有什么仇?”

双方吵了又吵,差点打起来。

之前,因为艾晨,我已经打了一架。当时赔钱的是胡泽言的球员。

组组长看着观众吵成一团,眼里闪过一丝笑意。

看来情况又要逆转了。

即使罗素证明没有动机,那又怎样?他们有物证!

罗素一挥手,所有站在她这边的人都沉默了。

只有展穗的人在吵个不停。

但是没有人和他们吵架,他们一直在那里喊,但是他们看起来很傻。

就这样,他们也很快自动安静下来。

罗素看着骄傲的领导者的眼睛,笑着问道:“领导者认为应该对此做些什么?”

领导还是坚持自己的立场:“盗窃罪成立的话,应该已经开除学院了。”

“所谓的盗窃头目成立是因为艾晨作证?”

领导点点头。

“那么,如果我能证明艾晨的话不可信呢?”罗素笑眯眯的看着领导。

领导微微蹙眉,瞥了詹穗一眼。

领导不知道艾晨背叛胡泽言的事。他相信詹穗所告诉他的。

詹穗站起来挑衅地看了罗素一眼:“艾晨不可信吗?为什么这么说?你有证据吗?”

“如果我有证据呢?”罗素在微笑。

詹穗心猛抽!

他试图回忆。

当初,艾晨在森林里背叛了胡泽言。那时,森林要么是罗素,要么是他的人民,所以-

詹穗冷冷一笑!

看着詹睢,叹了一口气,心里低声说:詹,我真想放你走,但你不要这么傻,好吗?想想都觉得对不起你的智商。

詹穗冷笑道:“好吧,只要你有证据证明!”

罗素挤出一个笑容看着展穗,这个笑容让展穗突然觉得浑身害怕。

她有什么证据?

罗素对领导甜甜一笑:“我证据长,想跟领导借点东西。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显示。”

显示器?领导微微蹙眉。

显示器通常播放记忆的果实。詹穗被罗素抓了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绝对不能借!必须放在摇篮里!

组组长狠狠盯着詹穗。

詹穗坚定地摇摇头!

住在隔壁的王先生

亵渎

没有!亵渎绝对没有记忆果!亵渎

外面的世界就是这样好吗?加勒岛上没有这种东西。而且就算苏把带进来,她也不得不开着车开枪。詹穗很自信。当时他绝对没有记忆向他开枪。

他回头一看,队友们纷纷摇头,说没有记忆果,绝对没有。

原来是唬人的...领导一声冷笑,淡淡一笑:“是班长?希望你真的能放出点什么。”

罗素笑了:“我永远不会辜负领导的期望。”

监视器很快被举起来。

是帝国学院出品。显示器很大,可以说是一个巨幕,类似于罗素前世的ia巨幕。

罗素淡淡地笑了笑,走上前去,拿出一个水晶水果,放在凹槽里。他转向副乡长笑了笑:“那我就放了吧。”

詹遂以为罗素在虚张声势,冷笑道:“你放了它,是不是拦住你了?”

“此版本不能关闭。”罗素继续笑嘻嘻的提醒。

“谁叫你关掉它的?有本事你继续玩!你放下来我就当你厉害!”詹遂放飞了他的远大理想。

“那我就服从。”苏点点头,她的手松开了,水晶果实滚落到凹槽里。

什么时候!

一幅明亮的画面!

“真的有一幅画。我以为是空白色。”詹遂不屑的冷笑。

画面一暗,便有场面。

是一出戏!

“砰砰砰!”

詹穗一手拎着胡泽言,一手拳头打在腹部。

拳打脚踢!

画面血腥暴力有力!

成立领导,马上皱眉!

因为这个样子对展穗非常不利!希望詹穗有足够的理由爆胡泽言,否则...

而此刻的詹睢,已经傻呆住了。

哪能...

这不就是他爆发胡泽言时的画面吗?怎么录?

詹穗傻了,画面中响起了罗素的声音。

“信不信由你,如果我不接受治疗,胡泽言就会死。”

“死了就死了,那他也该死了!”

“詹睢,你忘了法庭规则了吗?加勒岛第一法则!同学之间良性竞争,故意杀人,付出生命!”

“哈哈哈!医院规定?”詹遂抬头狂笑。“这种院规还骗你白痴!我说胡泽言被魔兽吃了,谁敢不信!”

幕布里播放的画面和文字,展穗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!

完毕,完毕,完毕!

他根本无法否认这些画面!

不不不不能玩,后面还有更嚣张的言论!

“关掉它!关掉它!关掉!”詹穗急了!

然而,淡淡一笑:“詹,这个释放是关不掉的。我只是告诉你,好了,别着急,继续。”

现在画面已经播放到后面了。

展穗很嚣张:“别人信不信有什么关系?就做个领导的信吧!”

领导的脸在抽搐!

这个动物!

白白帮了他那么多,结果他骗了自己那么多,嗯?

这分明是在杀害他的同学,甚至自吹自擂的说,最重要的是已经录下来了,简直!

请访问隔壁老王手机:

这时,亵渎罗素非常和蔼地说:“不要把你自己做的坏事牵扯到领导身上。领导是最善于观察的,亵渎最公正严格的,执法最公正的!”

这位领导人访问罗素网站时几乎被喷了一身血

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也就是说,如果他帮助詹穗,是不是不守规矩,不公平,不严格,不秉公执法?她要活捉他!

但是展穗就是这样的傻逼!

这个傻子接下来对罗素说:“呵呵,不管你怎么说,领导一定是站在我这边的!”

呵呵,你是头,呵呵!当场立领导一巴掌拍死詹穗!

这个傻子!

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被拍了,但我一直说不是,我决心不被拍。他有多蠢?!

领导忙不迭地把班长拉出来,可这时候,罗素却淡然地说:“喂,别拦着人,马上就放在艾晨出卖胡泽言。这是最直观的证据。”

让领导怒视罗素!

魏组长也说了一句难得的话:“既然是证据,自然要立个兄弟淡定淡定。”

但是一个领导怎么能淡定呢?

詹穗这个傻逼在努力!

在镜头里,他自豪地向罗素证明,他在保护自己的错误。

罗素说:“哦,原来这个领导是你家的。就算你杀了同学,他也会保你平安。”可怕?"

看,看这些字,这分明是在挖坑!

但是展穗就是这样的傻逼!这个宇宙中超级无敌的傻子居然跳进坑里把自己埋在泥里,因为他很骄傲:“现在你知道你害怕了?很晚了!”

晚了,你的家人。迟到了!陷害领导握拳,他决定杀了这个狗娘养的。

画面中接下来的对话,领导更是忍无可忍

这个傻子!居然想让罗素暖床奴!他怎么敢!

大大人对罗素有特殊待遇,连他都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罗素,只敢偷偷摸摸。他怎么敢这么傻!他为什么不自己死于愚蠢?!

领导气得浑身发抖!

他是这么说的,而且如果他帮他护短,那就是他在真实镜头里说的话!

所以,我们再也帮不了他了!

完全没有!

詹穗睁大眼睛盯着照片。

嘿,嘿,罗素!你没录下来吗?非常好!既然你录了,那你打我也要很久!我要成年人有多暴力!

“喂!”詹穗突然惊叫一声,他指着罗素,“你打我?你打我的照片呢?为什么不可以?!"

“我打你了?我什么时候打你的?”脸上露出无辜的神情,摊开双手:“如果屏幕上有什么,你不能怪我,詹。”

“你!”副乡长差点被罗素吐血!

这时候,罗素狠狠地打了他一拳!

所以,如果他被判殴打胡泽言,那么罗素殴打自己的罪名也成立,大家都有罪!

但是,为什么没有图片!!!

可恶!

可怜的副警长,他无法拿出任何证据来证明罗素打了他。

请访问隔壁老王手机:

一个冷冷的声音泛着寒意:“我抓不到任何人,亵渎一群失败者,亵渎每人一百鞭,互相抽!”

这声音承载着无尽的威严!光是听声音就让人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。

“是,将军!”

一群人按顺序喊道。

然后,传来了噼里啪啦的鞭子!

罗素通过互相鞭打的声音认出了这个队的人数。

一百五十人。

而且大家都是精英!

之前,罗素不敢抬头,连大气都不敢出,因为将军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!

但是当他们互相抽烟的时候,他们的声音有点乱,所以罗素敢于稍微抬头。

她见到了将军。

我看到他满脸,身体强壮而沉重,肌肉紧绷,力量强大,充满爆发力。

他那双锐利的眼睛闪烁着寒光,让人不寒而栗!

既然被称为将军,这应该是翼军的最高领袖吧?

罗素预言了翼军将军的实力。他摇摇头,独自去了。他们五个人加在一起还不够翼军首领砍。

而且有这么多人冲着他,只要喊一声,走出一堆,就会把罗素他们都包围起来。

我该怎么办?

罗素摸了摸下巴,开始思考。

就在罗素思考的时候,羽翼军的首领带着被鞭打的士兵涌向了山里。

直到他们走远了,罗素才松了口气。

刚才,当翼军的领袖在这里时,罗素气喘吁吁,连大气都出不去。

盛耀日,他们都聚集在罗素周围。

但他们没有说话,而是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,等待着罗素的指示。

他们现在视罗素为领袖,但她很听话。

强行冲肯定不行。成功率为零。不是几乎没有胜算,而是根本没有胜算。

然后,就只剩下一条路了。

智取。

但是如何智取呢?

罗素想到了她可以利用的人和事。

人,她手里只有四个玩家,他们在加勒岛实力还不错,但是在这里,他们只能多杀几个士兵。

东西?地图,喷雾,铲子,铲子?

罗素看了看远处的山顶,然后看了看手里的金铲。

她越看铲子,就越困惑。

看起来有点像...

罗素突然眼前一亮!

她想起来了,和专门用来盗墓的洛阳铲很像。

所以,胖叔的话其实是在提醒她,到了楼兰市,她其实想做的是抢墓?

但是.....嘉陵山兵多,她不说盗墓,但是很难靠近城主的陵墓吧?

罗素想了想,发现它很绝望。

而此刻,外面的人群也为罗素捏了一把汗。

他们可能会看到,罗素和他的五个人现在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。

因为他们看到罗素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。

在前三个阶段,不管题目有多难,罗素的态度都是微笑和漫不经心的,他似乎已经记住了这一点。但是现在到了第四关,罗素已经皱了三次眉。

“这第四关是...困难。”

因为这里屏幕大,亵渎老师都赶过来了。

此刻,亵渎正是李老师曾经让难堪。

既然非凡大人回头支持苏的落后,那群老师哪里敢为难罗素?一个个迫不及待地给罗素鞠了一躬,说了一句好话。

但此刻,李老师叹了口气,说了这么一句话。

贾老师也摇摇头:“如果是我们五个人去嘉陵山,我们连山顶都上不去?”

"没有办法爬起来,所以这次罗素真的有麻烦了。"王老师点点头,郑重的说道。

旁边的同学一听,连山顶都到不了。罗素的五人小组怎么样?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每个人都同情地看着罗素。

这么努力了这么久,原来最后一关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简直太令人沮丧了。

是的,怎么可能完成?连五位老师都说过,他们不能一起到达山顶,更不能进入公爵的陵墓,然后得到七色蓝丝。

大家都长叹了一声。算了,放弃吧,回来吧...

每个同学的脸上都充满了深深的无力、遗憾和绝望。

此刻,坐在罗素周围的四个人正密切关注着罗素。尽管他们知道事情几乎不可能成功,但有罗素在身边,罗素不总是一个奇迹吗?

然而,当他们看到罗素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时,他们的心渐渐沉了下去。

罗素,你没办法吗?

“难道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吗?没门!”盛耀日突然站起来,向山上冲去。“就算我死了,我也要战斗!”

罗素看了一眼余金阁:“带他回来!”

在罗素说话的时候,余金阁已经动了。

他的身体像电一样闪光。回来后一手拎着盛耀日,一手捂嘴。

罗素怒视着盛耀日:“谁说放弃了?”

“你还有办法吗?”盛耀日也知道放低声音。“我们一点也不能匆忙,是吗?没办法好吗?这是死路一条!只有失败!”

罗素默默地看着他:“如果我能走到山顶呢?”

“你?”盛耀日盯着罗素。

“如果我能走到山顶,而且是光明正大的呢?”

“这不可能!”不仅盛耀日,还有几个人摇头。

不可能!

罗素没有疯,是吗?

罗素抬头看着那条向上延伸的山路,然后又回头看了看那条似乎很及时的路。她只是挥挥手说:“去吧。”

去哪里?每个人都茫然地看着罗素,对她的行为感到困惑。

但此刻,他们一开始并没有绝望,因为他们看到了新鲜的罗素脸上自信的微笑。

难道,苏真的想创造奇迹?

五只小绵羊能深入狼群,得到自己想要的七色绿丝?

下山的路上,几个人跟着罗素,没有兴趣地悄悄来到山脚。

“苏队长?”来到安全区后,每个人都热切地看着罗素,试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些什么。

但是罗素这次非常神秘,她脸上只有一个神秘的微笑。

“我们要去哪里?”唐果最后问道。

“回城里去。”罗素简洁的回答。

“你回市里干什么?”盛耀日大惑不解。就在刚才,亵渎他们从小公爵追逐的混乱中逃脱了。

“找到少成主。”罗素没好气的看着盛耀日。

“啊?”大家都无语了!亵渎

刚才被少成追了。现在,回头去找他?开什么玩笑?

但是罗素已经转身离开了,其他四个人也不得不跟上,但是他们的心中充满了疑惑,他们想不通罗素为什么回去找那个倒霉的小公爵。

“是绑架他吗?”盛耀日脑洞打开。

“开什么玩笑!”奥罗拉一句话直接否定了这种可能性。

但是

现在是什么情况?

回到楼兰市后,罗素竟然绑架了邵诚?!

事实上,罗素很容易绑架像公爵这样的人。

因为少寨主不住在戒备森严的寨主府,而是天天住在刘桦巷,罗素打听了一下这一带最大的妓院,果然找到了少寨主。

妓院对罗素没有任何障碍。

然而,其他人很难吸引到更少的城主,但这对罗素来说太简单了。

罗素害羞地对着少主笑了笑,双手把头发垂下来,又抬头看着少主。

哎哟!我去!

邵大师简直不知所措好吗?!

鼻血当场挂了出来。

罗素用手指勾住了小寨主,可怜的小寨主像僵尸一样向罗素走去。

少寨主身边的守卫总觉得不对劲,但他们只是站起来,少寨主就把他们踢走了。

并不是说他们的实力不如少寨主,但是如果他们飞不出去,少寨主会不高兴的。

罗素闪身进了一个房间,伸手去关门,却用手挡住了门,城主少色眯眯的盯着这个真正漂亮的女人,一脸淫笑地走了进去。

“出去!”

“就是不出去,就是不出去!”

“那么,少成今天不出去了?”

“这里有美女,本少今天就死在这里!”

“但是门口有这么多人,人呢...讨厌~”

少成推开门,冲着外面喊:“滚!离本远点!明天不要出现,不,后天!”

“但是小公爵……”

“滚滚!离本远点!不然我杀了你!”少成大人生气了!

说完,砰的一声,小公爵关上了门,切断了他所有的守卫。

“美女,这不是害羞吗?来——”小公爵扑向罗素。

“轰!”罗素踢了踢小公爵,把他踢上床。

小寨主被罗素踢了一脚,傻傻地等了一会儿看着她。

罗素哼了两声:“急什么?夜还很长。我去看看清楚。”

“嗯,干净,快干净!”少成口水直下。

罗素闪身进入屏幕后。

屏幕后面是四张惊愕的脸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苏队长……”

“你可以……”

罗素没有生气地看着他们:“生活就像一出戏,依靠演技,你不能接受吗?”

“发球!”盛耀日三人一起,整齐地朝罗素抱拳砍了一刀。

正在这时,亵渎于禁的歌从窗口跳了进来。他进来的时候,亵渎手里还提着一个人。

余金阁把人交给罗素,朝她点点头:“按你的标准,它丰乳肥臀,体格健壮,耐力持久。”

罗素看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女人。

我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实际年龄。她看起来三十岁,皮肤白嫩,胸部高耸,全身像熟透的桃子,鲜嫩多汁,身体素质真的很好。

苏点点头。

她给了少成泉水、药、超增强泉水和药,足够他玩三天三夜了。

在加强催情的过程中,少寨主会发呆,认人是正常的,所以罗素并不担心这个方案会被戳破。

少主药效爆发后,罗素把熟女扔到少主的床上。

两个赢了增强春药的男女就像渴了的鱼。

“强!”盛瑶对日本的罗素竖起大拇指。

以少城主那金枪落空的强悍模样,强两天完全没问题。

“你得随时找我,御丹药。”罗素对他微笑。

“咳咳。”盛耀日差点被罗素的话噎住了!这个女生,说话不脸红!

但是,她也能做到。她为什么会害羞呢?

“队长,我还是不明白。你想干什么?”所有人都不解地看着罗素。

把少主囚禁在这里,然后呢?

罗素拿起少成脱下的衣服,把随身带的玉佩牌都收起来,然后对他们说:“你们先出去。”

走出最大的妓院,罗素松了一口气。

那个房间的味道简直糟糕透了。

“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?”盛耀日问。

罗素说:“买东西,你们四个先在城外等我。”

他们还没来得及说话,罗素就伸出手,转身走开了。

每个人都带着困惑的表情离开了。

他们不仅想不通,而且外面那么多围观者也不解地看着罗素。

她的聪明计划是什么?

每个人即使想打破头也想不出罗素的想法,因为那个想法太大胆了!

罗素首先去城里购物。

钱不够?这对罗素来说太容易了,每个路过的人都是她的钱包。

罗素也没拿多少。当他没有足够的钱买东西时,他跑出去,带着钱包回来了。

罗素买了衣服、药材、坐骑和各种零碎东西。

最后,甚至跑回来,把邵的坐骑给了舜。

可怜城主的那群侍卫,知道他们城主的脾气,也一个个跑去找姑娘。

罗素顺手给了他们城主府的守卫服。

当苏洛顺有足够的东西跑到城外的时候,他看到有些人在期待盛耀日。

“回来!苏队长回来了!”

一群人向罗素跑去。

罗素点点头,然后拿出他的伴游服:“拿去,穿上。”

盛耀日忽然想到了的方法:“苏队长!你是说,我们要演少成的后卫?!然后进入嘉陵山?!"

剩下的几个人都在盯着罗素刷!亵渎

因为这个方法太不可思议了!亵渎

“这不可能!”

罗素生气地说:“什么不可能?穿上穿上。”

“但是——”

罗素说:“一切都有我。大不了就是考核失败,但是你不打,你怎么知道我们不会成功?”

“看来这也是事实。”

“但是说,我们不会说任何语言!”

罗素点点头:“你就装哑巴吧。”

“我们少打卫城的城主,谁少打城主?也许你……”每个人都看着罗素。

罗素淡淡一笑:“是我,奇怪吗?”

能不奇怪吗?

罗素说:“你等我五分钟。”

罗素很快来到山的僻静处,把它抹在脸上,换上了小公爵的衣服。

五分钟后,当罗素出来的时候。

“什么!”

“这个人是!”

“怎么会!”

怎么会这么像?不,不像,明明是少督星!那个眉眼,那个五官,那个身高,那个身材,都很像。

罗素不说话,似乎这位不太调情的公爵出现在公共场合。

看到他们目瞪口呆的样子,罗素冷冷哼道:“你是谁?说出来吧!”

这个声音...这声音一模一样,我的天!

盛耀日,他们几个绝对是注定的。

就说,罗素怎么敢冒充小公爵?但事实证明,她有如此独特的技能!

还有什么是苏队长不会做的?!每个人心里都有各种各样的感受。

人比人要扔掉...他们真的想把自己扔掉...

“嗯,时间不多了。你先换衣服,我再给你补。”罗素的融云大师教她改变容貌,这比变脸的艺术要现实得多。

很快,给公爵换了警服的四个人依次走了出来。

二十分钟后,一行坐骑向嘉陵山飞奔而去。

在坐骑上,大家都兴高采烈,信心十足,但内心真的这么平静吗?大概只有他们知道。

他们四个人装傻,所以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听从罗素的指示。

嘉陵山隘口。

“站住!”一个冰冷威严的声音在山口响起。

关少卿看到哨子,又看到他的坐骑,顿时心中一惊!

这个好色的小公爵什么时候过来的?他想在这里做什么?

“小公爵?你怎么来了?”邵明看着罗素,大声问道。

“也知道这是少主?既然认识,就不要放过他们?你想让本给你看他的腰牌吗?!"少侯爷的脾气不好,一句话出来就要打人的架势。

邵明迅速弯下腰:“求你了,求你了,求你了——”

嘉陵山是少寨主爷爷的埋葬地。别人来不了,少寨主为什么不能来?

他们一路骑马上山。

在路上,我遇到了许多明哨和暗哨,但这群人一点也不敢问小公爵。

谁都知道小寨主脾气不好,不同意,鞭子就要打人。

盛耀日看到那些人不敢提问,心中充满了各种遗憾。

以前,他们中的一些人竭尽全力,小心翼翼地只走到半山腰,但现在。

此章加到书签